四月杂谈

我发现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念叨太多,三月份的时候我还在念叨天天太闲,并且计划去入职第四份兼职,然后就开始啪啪打脸,进入四月开始,单位接到上级通知开始清林植树,并且一下分给我们单位两千亩地的任务,这一下就从月初忙到了月末。

真的是一整个阴暗的四月。

四月一日上山清林一整天,早上五点上山干活,然后下午的四五点钟下山回家,听我们单位比较老资历的同事说,上次干这活儿还是一九九八年日本投资种植中日友好林的时候。


二号三号四号进入清明节火险高发期,于是单位要求我们穿防火服去指定路口巡查,四点半就要到岗,然后一直站到中午。

其实我们的所谓的巡查一点作用都没有,一是我们没有执法权,没有权利拦下私家车检查车内是否有冥纸;二是即便我们发现人家车里有冥纸,我们劝说不让人家去烧人家根本也不会听,弄不好还会被人家骂神经病也不一定。

四月初的清晨非常的冷,和我搭组的同事开了一辆车,于是我俩就钻到车里面躲清闲,然后比较不巧的是半个小时后我俩被领导抓了包,挨了狠狠地一顿骂。

其实说心里话,在北方,而且特别是我们这种偏远地区县城,想实现无烟文明祭祀,挺难的。


四月剩下的日子里就都是在清林植树,清林十一天,植树十一天,再除去清明节巡查了三天,剩下少得可怜的几天就是在下雨。干活的时候大家都在求爷爷告奶奶的盼下雨,可是效果并不是那么明显。

偏偏领导是那种干起活就亢奋的性格,搞得大家谁也不敢太明目张胆的划水,小弱鸡一样的我被分配的活其实也都不是很重,不过天天早出晚归加上天天中午在山上吃冷饭,一个月折腾下来,也真的是身心俱疲了。


最后,听说明年还有两千亩地需要干,然后,好像还要连续再干四年,啧啧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