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埃及四:印象很深的冬宫酒店

行李前一晚整理的七七八八,早上起床后,我继续收拾余下的东西,领导下楼去吃早餐,我的胃是彻底崩溃掉了,一想到那种油面包的味道我甚至都忍不住要干呕,哪怕是味道不错的那个鲜草莓汁我也提不起什么兴趣,于是干脆放弃了。正好省下了早餐时间,收拾起来也不是那么急三火四。

去机场的路上导游教我们认识印度数字,关于这个梗还是很有意思的,阿拉伯人创造了阿拉伯数字,埃及作为一个阿拉伯国家,不使用阿拉伯数字却去使用极像鬼画符的印度数字;而印度创造出来的鬼画符,自己不用却去用阿拉伯数字,啊呀呀。

埃及国内的机场安检整体还是很严格的,确切的说应该是自从西奈半岛事件以后。在开罗机场过安检的时候我们要把鞋子脱下来装进一个盒子里单独过安检机,人要光着脚接受安检,对人的检查是男士检查男士,女士检查女士,这点相当人性化。

我们飞往卢克索搭乘的是约旦航空的波音737-300,这是我至今坐过的最惊险的一次航班,降落过程极其失水准,好在最后平安着陆,也是让我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下了飞机,一股热浪就扑面而来,卢克索这里比开罗热了好多好多。等待行李的过程中去上洗手间,有当地人很热情的为你打开水龙头,为你扯下手帕纸,不过这不是出于他们的热情,而是他们想要小费…埃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费国家,包括之前在开罗的时候,当地人很热情的为你引路(告诉你洗手间在哪里)、为你开门等等等等全都是为了你能给他些小费,如果你碰巧没有零钱,素质高些的人会依旧很客气的笑笑,而素质低些的人会直接把不满情绪表达在脸上。

虽然天气相当的闷热,不过好在一天的行程相当相当的少。在车上导游和我们说卢克索是一个“农民国家”,他是开罗人,当然要处处都说开罗好,不过虽然卢克索比开罗要热,不过绿化呀、交通呀什么的做的比开罗要好相当多。

 

下车后我们乘坐马车参观了卢克索神庙外观。

请忽略掉那堆便便,哈哈哈…

天气很热,马车跑的也不快,有时候太阳直接照过来就不得不把防晒服脱下来盖在腿上以免晒伤。赶马车的当地人开始时很热情,一度邀请我们坐到前面,还一直要帮我们照相,只不过有之前在金字塔那里的经验,手机是绝对不敢交给当地人的,也没坐到前面去。果不其然,到达以后他管我们要小费,然后不满意金额转瞬间由热情变冷淡,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卢克索神庙我们只看了外观,没有近距离接触。午饭地点在卢克索神庙附近的一家酒店餐厅,不出意外的吃不适应,只吃了点橙子。

 

午饭之后我们直接乘车去了卡纳克神庙,卡纳克神庙要比卢克索神庙壮观好多。

神庙入口。

完全不明觉厉的壁画。

真正站在这些巨形柱子下,那种震撼的感觉一点也不亚于之前的金字塔。

神庙的残垣断壁。

比石柱更加雄伟的方尖碑。

一座已经倒下了的方尖碑的顶部。

这个池子被我们戏称为“法老的私人泳池”,不过这水真心太脏了,和神庙这么雄伟壮观的景象搭配起来感觉格格不入。

由于下午只安排了这一个景点,于是留给我们参观的时间比较多。

 

离开卡纳克神庙以后我们直接去了当晚要入住的酒店。这家酒店在当地很出名,那就是卢克索索菲特冬宫酒店,据说习主席来访埃及在卢克索的时候就是住的这里,这个酒店出人意料的有格调,以至于直到现在留给我的印象都相当的深刻。

酒店的会客厅。

冬宫酒店使用的是那种老式的古董电梯,电梯的门就像一间屋子的门一样,拉开以后走进去,到达楼层后再推门走出来,相当有格调,走廊也是宽敞无比。

酒店房间内部风格简约,和现在主流的现代化酒店比起来,让人眼前一亮。

房门也不是电子门禁,而是最原始的孔锁。金属的房号牌沉甸甸的,很有质感。

进入到露天凉台里可以看见酒店的后院,绿化面积很大。

距离晚饭时间还有将近三个小时,时差已经完全倒了过来,毫无困意,这时候外面的温度也变得温和好多,有清风吹过,坐在凉台上看看书,听听不知名的鸟的鸣叫,简直惬意到没法形容。

 

酒店坐落在尼罗河旁,晚饭过后的时间和领导在尼罗河边散了散步,碰巧赶上了尼罗河的日落。卢克索的这段尼罗河比开罗那段要好很多,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感觉开罗市内的尼罗河随着整个市区一并乌烟瘴气到没法看了。

只是散步也不是那么的顺利,总是会有当地人围过来兜售各种各样的东西,或者过来搭讪要我们打他的出租车,或者是坐马车,花样繁多,躲都躲不及,躲开一个又会围过来两个,好在我们走的也不是太远,就直接跑回酒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共有 11 条评论